纳兰若叶面如土色,凝重表情,一言不发,抱着被捏着下巴,完全陷入了思考状。

  武玄月在其身后,虽是烦闷,却也不是没脑之徒,她双手抱在脑后,长长一叹道——

  “哎~~说来这鬼宫中的关系远比我想象中的复杂的多,我本为以为鬼族只是与权门纠缠不清,绝没想着鬼宫中竟还有人与天门有牵扯,咱们来这里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看来纳兰紫英对我们都不是很放心啊……”

  纳兰若叶眉头皱得更紧了,她现在脑子很乱,理不清楚一个思路来——

  第一,这玄武宫中到底是谁监视青藏王的一举一动并且向天门那边时刻汇报呢?

  第二,这监视之人到底立场为何,他是与自己一样潜伏在玄武宫中的天门细作吗?还是说天门早期策反的鬼族之徒?更有可能此人身份是权门细作,这偷传情报就是为了让天门与鬼门内斗,然后渔翁得利?

  第三,纳兰紫英到底了解自己这边多少情报?她准备利用自己之手杀了青藏王,但是却未曾给自己一点帮助,说句不好听点,就是把自己当成了马前卒,若是自己成事了,天门得利皆大欢喜;若是自己失手了,她也毫无损失,但是自己若是不从的话,只怕青藏王不死,死的人就是自己……

  正如武玄月所说一般,这玄武宫中不安全,其中人际关系错综复杂,这里到底有多少天门的眼线,权门的细作呢?

  所想,自己父亲的处境还真是岌岌可危,青族平明守护的人,结果却是想要把他推向死亡的最亲近的人吗?

  纳兰若叶长吁短叹,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父亲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因为他比自己更有先见之明,就算是他肯退位,那些忌惮与他过人的武气的人,会真的放过他吗?

  即便自己努力引荐他去天门,纳兰紫英强硬手段,连与自己一同建立江山的好姐妹都容不下的人,会容得下自己的曾经的对手吗?

  呵呵呵~~自己还真是天真无邪。

  到此,纳兰若叶突然冷静了下来,她从没有这样的清晰地审视过自己父亲的立场,这一次她选择站在自己父亲的立场。

  纳兰若叶回头一眼,严肃问道:“那封信有没有说怎么传递消息?”

  武玄月依然摇了摇头,纳兰若叶眼神上过一丝失望,就在这个时候,武玄月却从袖管中掏出了那一封信的信封,几分得意的摇晃手中信封道——

  “谢谢我吧!!我还留了一手,这信封上应该会有之前投递信件人的痕迹,我现在身体资质平庸,探不出来此人的气,所以就留下了下来,交给姐姐你来定夺!”

  纳兰若叶看到信封后,眼神闪过一丝兴奋,她疾步而来,取过武玄月手中的书信,微笑之——

  “多谢至尊有次善举,没准这个信封真的能够给你我提供藏在暗处小人的信息呢!!”

  事不宜迟,纳兰若叶将信封托于掌中,闭眼运气,手中的信封卷边被黑色鬼火燃烧了起来,直到整个信封全部燃尽之际,纳兰若叶猛然正眼,神色错愕惊慌。

  看到纳兰若叶的这般表情,武玄月赶忙追问之:“姐姐,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世神王在都市只为原作者莫晓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晓苏并收藏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最新章节